Calendar
Placard
Category
Latest Entries
Latest Comments
Last Messages
User Login
Links
Information
Search
Other


Welcome to my blog!
  照片6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ost  by  丑小鸭 发表于 2006/7/19 16:57:00
  照片5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ost  by  丑小鸭 发表于 2006/7/19 16:56:00
  照片4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ost  by  丑小鸭 发表于 2006/7/19 16:55:00
  照片3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ost  by  丑小鸭 发表于 2006/7/19 16:54:00
  照片2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ost  by  丑小鸭 发表于 2006/7/19 16:54:00
  照片1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ost  by  丑小鸭 发表于 2006/7/19 16:50:00
  上班族
                     宝马
  公交挤,买单车;小偷多,就买破单车。并且卖的大多是除了车铃不响那都乱响的那种。却习惯于调侃它为宝马。
  “唉,挤公交的滋味真不如开宝马舒服。明天还是开车吧,受不了了!”在公交上同事抱怨。
  “呵呵!我也受不了了,明天打死不坐公交了,我也开车!”我们无所顾忌的抱怨。
 不想却发现无数双羡慕、疑惑的眼神从我所能看到的所有夹逢齐齐的射杀过来。我们一看这阵势,不约而同的笑了。
……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ost  by  丑小鸭 发表于 2006/7/19 16:45:00
  随思
      一夜的雷雨大作,于是流火的七月迎来了一个最为舒适的清晨。鸟儿欢快的鸣叫,盘旋,最为慵懒的我也被鸟儿们时而响彻天际的高声鸣叫、时而近在耳际的低吟所牵引,索性起了个大早。
  六点钟的北京,天早已放亮。信步来到竹林,竹兄竹妹争先恐后的纵横交错,用它们曼而不骄的枝枝条条显示着它们的柔和、坚韧。勃勃生机在这静密中显得极为迷人,清新的空气让人为之激凌而震奋。惊奇的发现,一夜的雨,浇开了那昨天还不为人所觉察的喇叭花,一长串的铺展开来,亮白的非常惹眼。像给美丽的姑娘带上了引人的花环。
  忏细翠绿竹叶上还挂着昨夜残留的雨滴。像清秀的大姑娘梨花带雨。惹人怜爱。此刻太阳还没有完全出来,但从竹林婆娑的间隙可以接受到太阳射下耀眼的亮光,预视着今天是个好天气!
  信步走过,来到大竹所庶挡的小道上,在这里感觉不到天气是否放晴!只是感觉到极为舒适、清爽。高大的竹子像一个清清爽爽的阳光男孩,那翠绿色拼命的向人们张扬着它的生命力。让你禁不住想伸手窜透它的翠绿感受那旺盛的生命底蕴。却不曾想到凝聚在竹叶上的雨滴纷纷滴落,逃也逃不及,就完完全全的洒在脸上、身上、脖子里,一股凉意直透心底、惬意极了!
  高高的竹林丛中。竹根处已堆下厚厚的一层,像铺了一层黄地毯,让你感受生命的厚重。黄绿交映生辉。
……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ost  by  丑小鸭 发表于 2006/7/18 22:22:00
  被误诊艾滋的前前后后
 

                   惊心动魄的误诊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几年,上帝似乎很“眷顾”于我。
    本来一次不大的手术,我住进了北京某三甲医院,可是10天后,我出院了。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是2005年6月3
日。
   一大早,我的主治医生电话一个接一个的通知我快点来办公室,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和我谈。我以为就是我的手术方案,最坏也就是说要担什么责任之类。可是一切比我想像中的要坏上成千上万倍。当我急急的做好最坏的心里准备而赶到时,医生的表情让我不自觉的恐惧有加。酷暑六月,却感觉迎面寒气袭来。
  “找我什么事啊,呵呵!”我打破了这份静谧。
  “也没什么事”医生在我的追问下才开口说了这样一句开场白,我心想,没事你找我做什么啊?空气那一刻凝
重至极。
  “你的hiv为阳性”他顿一下后仰起脸,那是一种很复杂而无可言明的状态性表情。
  “这是什么意思”我很迷茫的追问,希望他能讲得再清楚一点。
……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ost  by  丑小鸭 发表于 2006/7/18 22:20:00
  我疼痛着并快乐着! 
                     我疼痛着并快乐着!
   我那种诚惶诚恐的等待终于随着手术的结束而结束。我的期望和焦灼都被巨大的疼痛紧紧的包裹着,我想用哭泣绶和我的痛楚,而我却翘起嘴角笑了。那是一个充满希望的等待。
   我没有想到,我的痛楚比任何一个患者都来得真切,我的整条腿都在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着,可是当想到我曾经为这次手术所经历所付出的一切,想到我将要脱离病痛的折磨,我又一次在疼痛中、在希望中挺了过来。
  当我的病骨刚刚拉开一点点小小缝隙的时候,这也就是新骨头重新生长的温床。我的心竟处于兴奋的状态。天啊!这是真的吗?我搽一把泪痕,真的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虽然在这之前我已经知道这一切是健康的必然,可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我还是不能自已。我终于卸下我伪装的坚强,抛开那张微笑的面孔,让自已的脆弱彻彻底底的在泪水中瓦解,让泪水在幸福中飞扬。
  我就像一位准妈妈,在不安的等待中担负着来各方的压力,可是一想到自已的“宝宝”就不禁嘻笑颜开,一切似乎都是甜密的负担。而我就是在这甜密的等待中打发着来自于时间带给我的忧虑和不安。
  病骨在一天天好转。
……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Post  by  丑小鸭 发表于 2006/7/18 22:19:00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