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Placard
Category
Latest Entries
Latest Comments
Last Messages
User Login
Links
Information
Search
Other


Welcome to my blog!
  被误诊艾滋的前前后后
 

                   惊心动魄的误诊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几年,上帝似乎很“眷顾”于我。
    本来一次不大的手术,我住进了北京某三甲医院,可是10天后,我出院了。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是2005年6月3
日。
   一大早,我的主治医生电话一个接一个的通知我快点来办公室,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和我谈。我以为就是我的手术方案,最坏也就是说要担什么责任之类。可是一切比我想像中的要坏上成千上万倍。当我急急的做好最坏的心里准备而赶到时,医生的表情让我不自觉的恐惧有加。酷暑六月,却感觉迎面寒气袭来。
  “找我什么事啊,呵呵!”我打破了这份静谧。
  “也没什么事”医生在我的追问下才开口说了这样一句开场白,我心想,没事你找我做什么啊?空气那一刻凝
重至极。
  “你的hiv为阳性”他顿一下后仰起脸,那是一种很复杂而无可言明的状态性表情。
  “这是什么意思”我很迷茫的追问,希望他能讲得再清楚一点。
  “也就是说你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医生的声音很轻,可是却如雷贯耳。我瞬间泪雨滂沱。
     后面的话听也没用。哭够了,再问那两个陪着我的医生我还能活多少年,医生装着很轻松的说,有的都活15年也没发病!他的言语中15年似乎极为漫长,可是当这是在给生命打上期限时,显得是那么短暂。别说15年,就是说100年后是你的死期,虽然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自已活不到100岁,可仍然会恐惧、不安、沮丧加无无助。
   “在我明白了艾滋的传播途径后,我第一感觉是他们一定是搞错了。第一我没有输过血,第二也排除了母婴传播。三至于性传播,那更是不可能的。
    “医生,我没有传播途径!我感觉你们应该搞错了,能再查一次再让我出院吗?”我诚肯的乞求。
   “你就别想那么多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确诊报告已出来了,他们不会搞错的,要不我们也不敢通知患者”并拍着我的肩说“你是坚强!”能让如此谨慎的医师对此深信不疑。可见这个机构的报告准确率精准之极。面对死亡的恐惧这巨大的冲击波。我那简单的坚强还能站得住脚跟吗?于是,我带着绝望、恐慌、疑惑不安出院了。我所有的梦想也将随着疾控中心给的“死亡判决书”而土崩瓦解。
    疾控中心那份权威的报告,就像一枚重型炸弹,在我的生活中留下重创。第二天,身心俱疲的我就来到北京304医院。在我20分钟忐忑不安的等待中,结果是阴性!
    我恍若隔世。是苍天和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我有一种重生的快感!我很高兴的立即给我的主治医生打电话,希望我的手术能如期进行。
   可是,医生却只认疾控中心的确诊报告,于是我又亲自来到疾控中心。希望能给我再查一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可是三天后,一切出乎我的预料,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竟为“可疑。三月后复查”我又从臆想的天堂跌进了十八层地狱。
   那种苦痛比一个癌症患者更来得可怕。最起码癌症患者还可以乞求奇迹的发生,而另一边还可以得到无数亲朋好友的同情,而面对艾滋,人人谈艾色变。这一刻,连癌症患者竟也成了我羡慕对像。
    我感觉到了我的卑微。我独自咀嚼着这莫名其妙的不是灾难的灾难,一切似乎朝然若揭又似乎无答案可寻!
     报告没出来时我不能治病,我想到回到公司上班绶解我的从精神到经济各方的压力,不曾想当我去公司时,公司已经知道了这件,经理很“人性”的说让我查清再来。又是一个要疾控中心给证明的地方,我无奈,只好独自一人在出租屋等那似乎遥不可及的三个月后的一天的到来还我一切清白。   
    我只身一人,如何在这不属于我的城市,在这很牛气的机构和一个三甲医院讨回公道呢?我的资本何在?我只有事情真实的实体。却无法讨回公道。
    虽然知道是误诊,可疾控中心的报告永远像阴影。我杯弓蛇影的活着,我开始白天拼命的、身心疲惫的奔走于北京各大医院,反复的抽血,重复的化验!晚上就拼命的上网就是钻研艾滋病的各种信息,半个月下来,我几乎成了半个艾滋病专家!而可悲的是我数次奔波于各大医院的八份阴性报告也没能利索的换回一张疾控中心的权威阴性报告。心就始终这么悬着。
   后来我基本是疯了,见医院就进,就是把心放在争取拿到报告的瞬间的开心,五分钟不到我又怀疑是不是这家医院错了。后来竟到了见了献血的车我也也想拿一份能证明我没病的报告的地步。我应该是得了恐艾症,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蝇,虽然我们知道那不是蛇,可是还是会害怕一样。
     有一天一个朋友就问我,你到底是对阴性报告不满呢还是不信自已没病呢?是啊,我一直的查,我到底想要查出什么啊?我茫然无措。
     仅仅一个多月,我病到了,我感觉我气若游丝。当我能在通过化验后住进医院时,我反常的高兴,感觉是那么安全!也就在我病倒的这一刻,结束了我奔波于各大医院的日子。
   大病初愈,那三个月的等待也终于来临,我想这次总应该会有结果了。可是没想到他们再次给我出了可疑报告,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么一个权威机构就这样玩我于掌股之间。我真的不知我还有多少个三个月的精力去等待,我又有多少个三个月才可以等到正确的报告!?
     查起来真的有那么难吗,难道一般医院可以查出而疾控中心就查不出来吗?我疑惑,而更多的是为他们无视医德、视生命为草介而愤恨交加。为这块医疗监督的针空而担扰,还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在苦苦寻求一个已知的答案呢?无奈中我又等了三个月,结果又一次给我出可疑报告,我欲哭无泪!
   我被这“艾”的恐慌所折磨着,在生的希望与死的绝望中恐慌的挣扎着,徘徊着、、、、我开始痛恨他们的不兢业,开始为他们的无责任心而带给个体的伤害而深悟痛绝。同时我又在一种不安的状态下苟且偷生!   
   无期的等待和无数次的谈判后,我始终没有办法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虽然我能有足够的证剧证明是误诊,可是那么大的一个机构,却如此推委。难道他们不明白误诊对于个体会带来多大的不公平和伤害吗?
   最后不得不在记者的报导后,对方打着“同情”的旗号,鉴于也的确是延误了我的治疗而给我最终出了很人性的出了阴性报告!似乎我还得感恩道载。哈哈哈!我狂笑着这举世无双的荒谬。我后怕着也在庆幸着我的死里逃生!感谢他们没有在第二次抽血时给我注上。
     一切在这时可以说是有了交待,可是我却在这一刻开始把所有的恐慌化成了愤怒,我愤怒得彻彻底底。试想要是我自杀了,他们会内疚吗?要是我当时真的听医生的开始吃治艾滋的药,后果又是什么?在所有的艾滋病人中是否存在着类似于我这样的情况,我不得而知也无从考证。
   在这个历程中,最清楚而最直观的感知是活着真好,还能遭罪!
     也许于常人不易沉察的天伦之乐却能够让生命依稀可见尽头的人着实羡慕透顶。我这过程中我真切、着实的感受着心态带给我的欢喜与悲凉。
     我毫无掩饰的哭,我孤独无助的傍徨,我众判亲离的的沮丧,我不断的从自已的经历中体会着友情、亲情,也不断的从事情的本身的磨砺中坚强中成长。一次次艰难挺过的心路历程让心终于破茧成蝶!
   太阳正沿着我复活的筋骨,在我身体的每一根脉络中廷申,不再会有比生命更来得可贵的东西 !我尽情的拥抱生活,感激着命运给我带来的一切不幸!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Post  by  丑小鸭 发表于 2006/7/18 22:20:00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