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BLOG
 
:: 博客 信息 ::
:: 时间 记忆 ::
:: 最新 发表 ::
:: 最新 评论 ::
:: 最新 留言 ::
:: 用户 登入 ::
:: 日志 搜索 ::
:: 友情 链接 ::
:: 本站 信息 ::



人,要允许追求心灵的自由
[ 2013/7/10 12:02:00 | By: cyong02 ]
 
就教书这个职业本身而言,从本质上看,和其它职业一样有意思、有价值。做人的工作,要“传道、授业、解惑”,自己先要有一桶水,才可能给别人一碗水。这不单是指专业的知识,还涉及人类文化的各个领域,乃至心胸气度、品德修养。“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唯高屋建瓴,方能达成目的。有人把老师比喻成树根,既形象又贴切,实在比那些把老师比作“蜡烛”“春蚕”“园丁”“灵魂的工程师”的人高明,更接近老师的本义。树根深埋地下,努力地在黑暗中延伸,尽可能的吸收水和养分,源源不断地输送给干、枝、叶、皮,给予营养。学习,学习,再学习,对老师而言,不但重要,而且必要。这样,教与学相长,造就了学生,也成全了老师。因此,教书是最能提高自己素质的一个职业。

懵懂无知的孩童,就像一片处女地。教育的过程,就是开发它,刈除荆棘杂草,用犁铧翻出黑黝黝的泥土,播下梦想的种子,育苗施肥,哺育其茁壮成长,开出美丽的花,结出丰硕的果。教师,就像一个勤恳的农人。但教师又不止农人那样简单。在这块处女地上,他要用艺术的眼光,宏观地进行规划,这里种什么,那里种什么,要协调,要美。每一棵苗都是不同的,各具特色,他不仅要因地制宜,还要因才制宜,全靠匠心独运。该剪枝的要剪枝,该嫁接的要嫁接。只有这样,才能保全每一棵苗,发展每一棵苗,把每一棵苗都创造成人的艺术。亲自培育,悉心抚育,欣赏花开,欣赏结果,多么地诗情画意。

可是,我不愿当老师。

不是因为辛苦。凡事,要有所作为,辛苦是必然的。再美味的东西,也要送进嘴里,进行咀嚼;再美丽的景色,也要用眼睛看,细细品味。因为苦,人们才向往甜。一切宗教,都是利用人生之苦劝导,把甜作为人的终极理想加以美化,诱惑人们用虔诚、善意去解脱现实苦难。可以说,人世间没有不苦的事情。

不是因为责任。为人不自在,自在莫为人。做人,就有责任,这是上帝造人的条件。职业有不同,但责任是一样的:自己好好地活,让别人也好好地活。

做了教师,就意味着贫贱的开始,而且还要永远地贫贱下去,我不愿意。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贫贱中生,在贫贱中长大。正是因为害怕贫贱,我才读书。不做农民了,做教师,依然贫贱,一切努力、奋斗,都失去了意义。这如同跳出狼窝,又入虎口。总是幼稚地认为,一个国家要发展,就一定要办好教育。要办好教育,总是要靠教师,要善待教师。教了近三十年书了,经济地位始终没有好转,每天面对地除了贫困还是贫困。参与了改革开放,却没有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成了社会名副其实的边缘人。一个教师的日收入,还抵不上一个在农村做佃工的,更难以望其它行业收入的项背,我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更遗憾的是,看不到改变这种境遇的希望。

一个职业,你努力了,仍不足以养家服口,再怎么把这个职业美化,也难以叫人热爱,叫人信服。

我一直认为,教师首先是人,然后才是教师。人为地把教师神圣化,总让人疑心是别有用心。鲁迅自称“吃的是草,挤出的是牛奶、血”,每每想起这句话,我都很感动。但即使做牛,必须要吃草。即使生逢乱世的鲁迅先生,也没见他为荷包里没有铜板而发愁。不吃草就能挤出牛奶和血的,只有童话或者神话里才有。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未免太天真了。“只讲奉献,不求回报”的美誉,最好让政府的官员们去自鸣得意。

人,要允许追求心灵的自由,这是最最基本的人权,这大概也是当今世界的主流意识。但做了教师,就不能有自己思想,更遑论言论。一个姓范的,在汶川地震中,说了几句真话,就被骂为“范跑跑”,遭到所谓有正义感的网民恶毒地诅咒,谩骂,甚至连工作也弄丢了。反是说大话,说假话,说违心的话的人,能得到社会认同。“假作真时真亦假”,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了。有老师为了讨要和公务员一样的津贴,这是国家立了法的,是应得的,某个领导就勃然大怒,在一次规模不小的会上,大骂老师“不知足”,“没有素质”,并扬言要“治一治”老师。

一到报刊发行的时候,老师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低质量文化的消费者,“扣钱”没商量。有一家五口人,四口人教书,却发了四份相同的报纸。在某些人的眼里,老师是弱势群体,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像老师的一点可怜的工资不是劳动所得,是政府救济的,是某某领导施舍的。事实也是这样。

教学是很个性的劳动,是技术更是艺术。可是,人们总是把教育当做工厂、车间,要对教育的行为量化,用数字去衡量这规范那,使之成为一种生产程序。动辄这检查,那视导。谁都似乎很懂教育,可以指手画脚,说三道四。评价教育的手段,更是五花八门。一会儿是教学质量,唯质量是从;一会儿又是素质高低,素质代表一切。让人晕头转向,无所适从,使本来可以享受创造快乐的教育过程,成了一种疲于奔命的没完没了的苦役。

一个学校,教师又被人为地分为三六九等,带好班的,带中等班的,带差班的。谁带什么班,领导说了算。有领导就在大会上公然宣称,要你红你就红,要你黑你就黑。

学生成绩不好,被指责的是老师;学生品德差,被指责的还是老师。作业多了,是老师的问题;作业少了,是老师不负责。学生使用了资料,家长有意见,那是老师在和书商勾结,牟取暴利。给差生补一下课,有人又看不顺眼了,说使教育不公平了,影响了社会和谐,是老师在变相弄钱。对学生好言相劝,是老师管教不严;批评惩罚学生,又是违犯了师德师风……总之,人们总是喜欢拿教师说事,就像西方喜欢拿中国说事一样,成了一种时尚。里里外外,老师都不是人了。

老实说,我并不讨厌教书,从某种程度说,我还挺喜欢,但我不喜欢当中国的老师,不喜欢当中国山区的老师,不喜欢当中国山区基础教育的老师。

有正义感的有识之士会立马反驳我:那你可以辞职,另谋高就啊!其实,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想的。可是,我学的就是教书,本来就是教书的。这就像找老婆,生活了几十年了,老了再来闹离婚,纯粹是无聊,吃饱了撑的。况且,教了几十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除了教书,别无所长,还能做什么呢?改弦易辙,为时晚矣。即使改弦易辙,总得有个说法,比如补点什么青春损失费之类,这都是奢望。工人下岗,还有点补偿,老师就连这样的待遇都没有。怎么办?要怪,怪师范专业没有交给我其它谋生的手段,怪我做了老师,怪我一直太天真太幼稚,怪我二十几年的坚持。如果不是这样,我还需要痛苦地倾诉,以博得那点廉价的同情吗?

我为自己悲哀,更为千千万万做着教师和即将做教师的人悲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我虽然没有杜甫那样高尚,但想来情理是相通的。

我发誓不让自己的孩子做教师,这一点做到了。我也不希望我的学生做教师,似乎也很有希望。其实,我能做的,也仅此而已。摘自永利娱乐城http://yl124.com
 
  • 标签:生活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